文章作者 | 懒妈

公众号 | 懒妈邦(ID:lanmabang123)


不知道怎么回事,男人一旦成为队友,就发现几乎个个都属猪。

 

拿我家先生来说。

 

结婚以后我们的日子过得还算平顺,白天出门上班,晚上回家做饭,属于男耕女也耕、女织男也织的新一代小农生活。

 

直到有了娃。

 

慢慢两个月大的时候他回老家接我们,我把娃搁床上练趴功,让他坐一旁拿个摇铃逗哄,自己收拾行李。


趴了有一会,娃不乐意了开始哼哼唧唧,我正在叠衣服,回头跟队友说,你把他翻过来。

他立马问,怎么翻?

我:用手啊。

队友:什么手?怎么用?

我:@#¥%……&58#&*(~@



他两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最后还是我来。

 

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场景将会成为我生活的主旋律。

 

回到北京,正式开始一家三口的日子,我渐渐发现不对劲。

 

队友早八点出门晚七点回家,经过与娃单打独斗的这磨人的11个小时,我迫切的需要把手里的娃移交出去,好让自己回个血,也给母爱充个值。

 

是的,我不需要老公,我只需要一个长工

 

长工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

 

只不过每次把娃交过去不到10分钟,长工就开始发出警报要求支援:

 

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老婆还是你来吧。



经过一个月的磨合期,我们家基本形成了这么个状态:


只要两大一小都在,那两个大的就十分积极热情主动的去做饭,去买菜,去洗衣,去扫地,去做一切不需要直接和那个小的进行接触的工作,唯恐落后一步,向对方传达出“我还在空档期”的危险信号。

 

作为一个情绪不太稳定的带娃妇女,我觉得照这样下去,迟早会把我憋出病来,也把他惯出病来。


给长工做做在岗培训,有点迫在眉睫了。

 

我立马自拟了一份快速出栏计划。



一周以后,猪没出栏,猪的老师我,想,通,了。

 

你知道,有一种人天生就是没办法跟不确定性打交道,很不巧,队友就属于这一类。

 

而人类幼崽很不幸,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当中,最随机的物种。

 

要把他们两个硬塞到一起,我要是不想随时处于待命状态,就需要给队友准备一份详尽如菜谱的操作手册,里头列清楚准备材料ABC,再写明白步骤一二三,还要划好重点指明风险管理预期备妥预案——


有这功夫我干点啥不好?

 

硬逼着长工干保姆的活,是不对的。

 

阿弥陀佛,都是我的错。



我表示放弃之后,队友主动挣扎过一段时间。

 

他也有过幻想,幻想中的自己当然不是猪,而是被小崽子热烈追捧的超级老爹。

 

可惜除开幻想以外,他还有一颗脆弱的心

 

有一回他死活推着我出去聚会。


我自然口嫌体直,一边满心欢喜的和朋友们约好时间,一边向他表示口头关切:你真的没问题吧?


他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大胆的去吧,保证回来的时候我跟娃都活蹦乱跳。

 

嗯,娃活蹦乱跳的就好。



临出门,当我纠结穿哪套衣服能遮掩住肚腩时,他开始有些慌张,神经兮兮的问,他该不会碰巧你一不在就拉屎吧?


我突然想起来,是哦,娃已经攒肚子了,好像是有三天没拉。

 

队友一下就方了。

 

他开始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嘴巴里念念有词,不会这么巧吧,不会吧。

 

不知道娃是为自己着想,还是为老爸着想,在我按下电梯的那一刻,队友冲过来大喊,他拉了他拉了!

 

我回家一看,娃躺在床上,到处弥漫着屎香。

再翻开后背一瞧,衣服床单上都是屎印子。

 

到底娃还是亲生的,我开始现场指导:

先打盆热水,再把湿纸巾抽纸尿不湿屁屁膏垃圾桶干净衣服统统拿过来。

 

多简单对不对?

 

然后队友顺利的卡在了干净衣服那个环节。


他把头埋在衣柜里,问,这套黄色的行不行?对哦今天有点冷这个有点薄……你说的那个蓝色的有小熊图案的我怎么没找到,衣柜都翻遍了呀。

 

好像只有我的眼睛能看到那套衣服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似的。



东西总算都找齐了,队友举起双手,看着已经快要和屎融为一体的娃问,


那,现在怎么办?

 

他声音有点颤抖,脸上大写的全都是怂,时刻准备着把手再举高一点。

 

算了。

 

找来一个遥控器把娃稳住,我开始给娃洗屁股换尿不湿。

 

他真诚的说,老婆你真帅啊。

我:是啊,都是被逼的嘛。

 

想起来当初进产房,本来说好了让他陪着一起进去的,在待产室里开到六指的时候,我突然间福至心灵,把已经快要哭起来的队友赶了出去——搞不好到时候还要腾出手来安慰他呢。

 

不知道如今的队友对于自己的认识够不够清晰,反正我是已经放下了。

 

不就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嘛?


没什么的,做人看开点。



为了表明自己并不是在故意黑队友,我得坦诚的说,人家也有救我于水火的时候。

 

特别是小崽子死机连带着我也要死机的时候。

 

我会在系统崩溃之前把娃交给他,毕竟一个快疯的妈,对娃的杀伤力太大。

 

当然了,也不能指望他能还给我一个情绪稳定的娃——他能情绪稳定的给我们两个缓冲一下就够不错的了,不需要再来什么自行车。


并且很多时候,一个人觉得挨不下去的痛苦,换成两个人一起挨,好像就变得没有那么难过。

 

这时再看他,赫然也是一只散发着光辉形象的猪。



如今孩子大了,渐渐能沟通能表达,队友也越来越能和他玩到一起了。

 

我看他自然也越来越顺眼。

 

毕竟能帮忙看崽子的,就都是我的恩公。

 

上周慢慢发烧,几天了还没见好,我们带他去医院,拍片查血结束之后医生说是病毒加细菌混合型感染,需要上抗生素。

 

一看到输液室里的奇怪模样,从没打过针的慢慢立马大喊我要回家。

 

队友一听就怂了,拉着我问,咱们能不能不打针,回家继续吃药?

 

简直难以置信,这货跟之前在家不停叨叨怎么还没好啊赶紧上医院啊的那个,是同一个人。

 

我立刻觉得决定看完儿科以后,需要再去给自己去挂个眼科的号。

 

另外咨询一下大家,不晓得当初瞎了眼要结的婚,是不是受法律保护的噶?


(懒妈本人:本硕临床与应用心理学,本行做心理咨询,后来进了早期家庭教育这个行当,家有慢慢小朋友两岁,全职至今,主攻方向是“如何一边带娃一边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