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生时代,女孩迷恋着“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的浪漫。

也许正因为这样的浪漫,她义无反顾的从南方嫁到了北方。

但她没想过,选择远嫁,就是选择了从自己的家乡连根拔起。


刚从南方来到北方时,她有很多的不适应。

习惯了南方的潮湿,在北方的长风凛冽里她第一次流了鼻血。

习惯了南方的温暖,在北方的大雪纷飞里她第一次穿了秋裤。

结婚第一年,她回家只呆了短短一周。

在她离开家乡的第一个晚上,父母打电话说很不习惯,因为她走后的家突然变得空荡荡的,老两口一直辗转反侧到深夜才睡去。


结婚第二年,她第一次没有回家。

虽然每年的十一和过年有长假,但节假日的机票要贵好几倍,全家往返一次费用就过万了。为了节省成本,只能减少回家的频率,通过请假来延长单次假期,在家里多待几天。

那年大年三十她第一次失眠了,然而她不知道这是因为母子连心,那年春节前母亲做了个小手术,却因为怕影响她工作,瞒着她不让她知道。 

结婚第三年,父母来到她的城市一起过年。

她欢天喜地的定好了各种景点的门票,想着带父母好好转转,可是没想到,第一天仅仅逛了一两个景点,记忆里那个快步如风的父母越走越吃力,最终直接就坐在长椅那里不想动了。

她突然发现,父母的腿脚不如以前灵便了。


结婚第四年,她终于和丈夫带着宝宝回了老家。

她陪父母出去玩,母亲看到墙上挂的日式扇子非常喜欢,像孩子一样跪在榻榻米上,让她帮忙拍照。可是拍完照以后,母亲很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站不起来,父亲赶紧上前去搀扶母亲。

她突然发现,曾经为她遮风挡雨的父母是真的老了。


结婚第五年,她似乎已习惯了在他乡过年。


那年孩子开始上幼儿园,她第一次送孩子去幼儿园时,孩子从刚开始的哭泣不舍,到很快可以自己勇敢地走向幼儿园,走向那个更大的世界。她看着她小小的身影,满怀不舍却又带着隐隐的期待。


也就是在那个瞬间,她突然懂得了龙应台在《目送》里写的心情: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远嫁后,她在从小出生长大的小城里被逐渐淡忘。

远嫁后,她和父母变为南北来回飞的候鸟。

无论是儿时的玩伴,还是上学时的校友,都伴随着时间和距离越来越远。


她曾经以为家乡与异乡,中间只隔着一张飞机票的距离。

但出生的小城,对她来说已经越来越淡、越来越远。


她无数次想,如果当初没有远嫁,她就可以每周末陪着父母买菜、逛街,在他们生病的时候立刻出现,看他们尽情的享受天伦之乐,看他们在时光里慢慢变老。

但是,远嫁也让她和孩子,得以看见更为广大的世界。

很多人生的重大选择,一旦做了就很难回头。


如果有时光机,你还会选择远嫁吗?

豆苗妈的话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句诗曾经感动了多少在外漂泊的儿女! 远嫁的姐妹们一起来说说,如果有时光机,你还会选择远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