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脑疫苗,相信宝妈们并不陌生。


宝宝8个月大时,需要接种乙脑疫苗,以预防流行性乙型脑炎(简称乙脑)这种疾病。

 

乙脑有多可怕?上世纪中叶,它可是一种防不胜防的传染疾病,严重危害儿童生命健康。它由蚊虫叮咬作为传染媒介,只需轻轻一咬,就会造成患儿终身残疾,甚至死亡。



资料显示,20世纪50-70年代初期曾发生乙脑大流行,其中1971年发病人数达到17万人,病死率达到25%。


随着乙脑疫苗的接种普及,6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每年的乙脑发病人数由以往的最多17万多降到万人以下。



让无数儿童免受流行性乙脑的侵害,不得不提及一位老人,他叫俞永新,今年90岁的他,被誉为“中国乙脑活疫苗之父”。


他毕生致力于病毒疫苗的研发,成功研制出流行性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而全世界90%的乙脑活疫苗,都源自他的研究成果。


今天,豆苗妈就跟大家说说他的故事。


1

一场大病的成全

 

俞永新出生于福建省仙游县的一个无名小村,家境贫寒。12岁起,他便不得不自己背着行李,步行40多公里到县城上学。


20岁那年,俞永新考取了福建师范大学(原福建协和大学)医学专业。成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他最初的梦想,然而一场大病却改变了他的命运。


“我得了肋膜炎,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没有条件继续学习了。”大病痊愈,回到学校的他,只能转学生物系。



“那个时候医院里脑炎病人很多,儿童医院病房和过道里满满地都是生病的孩子”。70年前第一次见到乙脑患儿时的情景,俞永新至今记忆犹新。


在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工作后,俞永新逐渐意识到:相比做医生,学习生物学也许能救助更多的人。


不久之后,他就接到了一个任务:改进乙脑疫苗。可他并未料到,研究难度之大,竟耗尽他一生精力。



2

困难重重,从未退缩

 

上世纪50年代,中国乙脑流行,小孩病死率很高,能够达到30%,后遗症也很严重,有10%肢体或脑神经受到损伤而瘫痪。而那时候的乙脑疫苗是用老鼠脑组织做的,存在很多问题。


俞永新团队的首要任务,就是寻找一个合适的病毒株,这是生产疫苗的关键所在。


带着十几人的团队,每天工作超过十个小时,一干就是二十年。仅试验用的小白鼠,就多达数万只,最多的一次,一个月就用了三千多只。



直到1967年,他们才获得了一份经过动物实验证明安全稳定有效的减毒活疫苗的疫苗株。


疫苗人体接种之前,专家意见产生了分歧。俞永新和他的5个同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己先来注射。经过了两周的观察,他们都没有感染。


俞永新的胆子更大了些。他们决定给自己的孩子注射。“我女儿当时六岁,其他在幼儿园的5位同事的小孩都参与了,一切进行得很顺利,我们很高兴,觉得初步取得了成功。”他说。

 

1986年,俞永新信心满满地将研究成果提报专家委员会,然而委员会提出了样本量过小的质疑,要求扩大接种规模。



曙光已现,怎能轻易放弃?就在他一筹莫展时,原中国生物制品总公司成都生物研究所,主动承担起了生产乙型脑炎活疫苗的任务。1989年,俞永新主持研发的乙脑活疫苗终于被批准在全国使用。


接种规模终于在俞永新的不懈努力下扩大到了万人级别,为了观察注射疫苗后儿童的临床反应效果,俞永新跑遍了十余个省份,所有辛苦全部化作理想的结果。


他们的研发,不但出口到了其他国家,还通过了预认证,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次以中国疫苗为样本制定了标准。



迄今为止,乙脑减毒活疫苗的成功研制,已使4亿多儿童受益。


俞永新30年的坚持和努力,终于开出了耀眼的果实。


在此,向俞老致敬!



参考资料:腾讯网、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