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窗外,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我常常在进入厕所的一瞬间,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出来。” 


丁丁是我的高中同学,聊天记录显示,最后一次联系是一年前,她向我报喜:收获7斤8两大胖小子一枚 

一年后,短短几句话就透露出她无尽的忧伤,也诠释出了很多全职妈妈的真实感受。


“我每天的生活就是洗衣、做饭、陪玩,擦地、刷碗、哄睡……独自做这些也就罢了,然而连叫苦却也不能。”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与其说这是在表达母亲的伟大,不如说是成为妈妈后的被迫成长。


这让我想到了前段时间看的韩国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



像纪录片一样平淡无奇的影片,却出现罕见的两极分化评分:女性评分9.45,是因为她们看到了自己,而男性评分仅1.70,他们认为,这简直是无病呻吟、过分渲染。



原著被批反社会、禁书,却在韩国销量突破100万,成为亚洲十年来罕见畅销书;


作者赵南柱、女主角饰演者郑裕美等人在不同程度上“被”网络暴力



韩国著名女团成员裴珠泫,仅因为推荐这部电影的原著,就被冠上“女权主义”称号,招来谩骂不断……


《82年生的金智英》,从出版到拍摄到上映,一路饱受攻击和争议,它到底讲了怎样一个故事?真的很偏激,很极端吗?


看完之后我想说,并没有。


金智英不过是千万妈妈中最普通的一个,和我们一样,做着平凡的事,经历着真实的困境。


失去“价值”的妈妈


从外表来看,金智英有体贴的老公、可爱的女儿、关心自己的父母和并不刻薄的公婆,每日相夫教子,生活很幸福。但她经常待在阳台,望着远处,每当太阳下山的时候,就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她从早忙到晚,除了照顾孩子,还要承担一切家务,她自知没有工作,所以要多做一点。


因为劳累,她得了腱鞘炎,即便手腕打上绷带,即便她已经忙了一天,她仍然要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为丈夫准备饭菜。



因为双方父母不能帮带,保姆费用又太高,她只好全职在家照顾幼小的孩子,这何尝不是很多妈妈的选择?面对不得已,她常常顾念孩子又心存遗憾。



金智英曾受过高等教育、进过大公司,工作能力出众,常受到领导的称赞。雅英(金智英的女儿)托班同学的妈妈们也是一样,她们都是名牌大学毕业。


然而生育,回归家庭,在日复一日的带孩子和无限循环的家务里,她们就像折断了翅膀的天使,失去“价值”。


因无法跨越种种客观因素竖起的围墙,她们不断地寻找出路:就像英浩妈妈,被埋在琐碎的生活里,以解数学题为乐!



金智英也想做些什么,当她发现,只有碎片时间的她连街角面包店收银的工作都无法胜任时,黯然的眼神让人心疼。



然而,真正击垮金智英的并非繁重的家务和无从获取的价值感。


压倒金智英的最后一根稻草


得了腱鞘炎去看医生时,医生却反问道:“饭是电饭锅做的,衣服是洗衣机洗的,你的手腕为什么会疼?”



回婆婆家过春节,马不停蹄从未离开过的厨房的金智英,未曾得到婆婆的一句肯定,而当丈夫想要帮她洗碗时,婆婆却冷嘲热讽地说:“我的儿媳,真是有个好丈夫啊”……



当金智英打算应邀去参加工作,因为没有找到保姆来看孩子很失望的时候,丈夫却说:“也好,再休息一阵子吧!”然而,看孩子是休息吗?



带孩子、做家务虽然辛苦,然而不被看到和认可,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却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


“作为妈妈,带孩子收拾家不是应该的吗?”

“不就带个孩子吗?有什么好辛苦的?”

“没事,也就辛苦这两三年,熬一下就过去了。”


我想,只要是妈妈,一定听到过这样的话。


身为女人,你必须时刻告诉自己,我是妈妈、是妻子、是儿媳,仿佛必须做到温柔、勤劳、体贴、懂事,牺牲自己、甘于奉献才能被整个家庭和这个社会所认可。


金智英已经很努力了,但依然被忽略,甚至被嘲笑。


她推着孩子到公园透气,女儿在推车里睡着了,智英给自己买了一杯咖啡,坐在长椅上休息,却被旁边的上班族们冷嘲热讽:“命好啊命好,太羡慕了,我也想用老公赚来的钱,买咖啡喝,还到处转悠。”



一瞬间,金智英像泄了气的气球,眼里彻底没了神,崩溃得无声无息。


在长期的劳碌和不被认可、不被理解中,她觉得像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四处碰壁、找不到出口。



金智英病了!


她在情绪无法宣泄的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自己的妈妈、学姐甚至外婆,只有那时她才敢说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


自我接纳,爱自己的第一步


全职妈妈,就注定要活的这么憋屈吗?


也不尽然,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自我接纳,无论别人怎么样,我们先要看重自己。


社会结构、自我属性,在这些不可逆的环境里,虽然辛苦,虽然有偏见,但妈妈们仍然不要放弃,要自我接纳,也需要寻找机会、抓住机会。


● 当婆婆知道金智英要出去上班而老公要请假在家,将她骂了一通时,她可以置之不理;

● 当老公说要请一年育儿假,让她出去工作时,她完全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而不是懂事的只去体谅老公,轻易动摇和放弃;

● 当妈妈知道她生病了,要放下家里一切的事情过来帮她时,她也可以去接受,而不是要强的拒绝……


这样,金智英或许不会生病。


在最后,金智英的确发生了转变,她向心理医生说出了这些年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话,经过医生的开解,她由内到外彻底发生了改变。



之前,金智英在公园喝咖啡被人笑话是“妈虫”,当她再次带着孩子到公共场所,听到有人对她指指点点时,她勇敢地站起来,不失礼貌地理论,怼跑了对方。


还安慰吓哭的女儿:“雅英不哭,有妈妈呢,妈妈是不是很坚强!”



事情没有改变,但她跟医生说:“那一刻后,感觉舒服多了。”


她改变了自己看待事情的角度。


同样是在送雅英去托儿班后,金智英不再在无助中彷徨,而是拾起尘封多年的笔和本,学国文的她写下了自己的故事,并且刊登、发表……



原来,她要做得最好的事,并非终日围着老公、孩子转,也不是将家务做得无可挑剔,而是让自己积极、阳光、充满正能量,看到自己的价值。


这何尝不是每一位妈妈需要做的呢?



C妈说:


妈妈这个角色,神圣而伟大,一旦接手,那种牺牲感,陷进去就很难爬出来,我们眼里只有孩子,但慢慢地就丢了自己。


有人说,当全职妈妈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忙得连享受孤独的时间都没有。


有了CC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这种牺牲精神中出不来:我的孩子那么需要我,极度需要我,没我完全不行。所以,我不允许自己有精力去担任太多妈妈以外的角色,也没允许自己有富裕的时间去参与“做妈妈以外”的生活。


但那种价值感流失的感觉,常常让我不开心,即使看起来一切幸福美满,也总是无缘无故想发脾气。


这次生了二胎DD之后,我的心态已经完全转变。


月子里我就在做自己的事了,而不是把自己全身心扑在孩子身上;


● 出了月子,每天上午给DD挤出奶,我就去办公室安静的写半日稿子,但这孩子倔,有时候不吃奶瓶,宁可饿着也不吃,好,不吃的日子我就早点回来。

● 下午在家,DD醒着跟奶奶玩的时间、睡着的时间,我还是写稿子或处理公号事务。

● 晚上哄睡,我跟C爸交替,偶尔听着C爸抱着他哭,在另一个房间做事的我也不会立马冲出去、夺过来,而是给爸爸一点时间。

● 爸爸在家的晚上,偶尔还会跟闺蜜约个饭、健个身、散个心。


这些搁在CC那会儿是敢都不敢想的:


● 我是奶妈,我娃不吃奶瓶,我怎么能离开娃半步?

● 哄睡没我成吗?靠他爹哪里行?孩子得哭多久?

● 傍晚孩子都找妈,我怎么能抛下娃在家不知是哭还是闹自己出去潇洒?


但现在的我,不愧疚,因为我明白了:我是个妈妈,但我不仅仅是个妈妈。


所以我坚持母乳喂养、坚持高质量陪伴、坚持熬夜带娃,但是,也坚持自己的事业、坚持自己的社交。


再次当妈,妈妈的角色没再让我丢了自己,而是让我找到了更好的自己。


每个人初做妈妈时都做过金智英,金智英最后走了出来,你现在找到与自己和解的方式了吗?



转载声明:本文仅代表转载平台的观点,如有异议,请以医生意见为主。